发现 > 资讯

JPM2019:IO持续火爆,大药企砸重金买买买

无论是跨国大药企,还是中小型Biotech公司,资本市场估值回归,围绕肿瘤、免疫(IO)等热门细分领域的潜在开放式创新合作机会,进一步刺激全球生物医药领域迎来新一轮整合浪潮。

· · ·

无论是跨国大药企,还是中小型Biotech公司,资本市场估值回归,围绕肿瘤、免疫(IO)等热门细分领域的潜在开放式创新合作机会,进一步刺激全球生物医药领域迎来新一轮整合浪潮。

某Biotech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 Gilman表示,每一年JPM大会他都会来参加,因为除了这个场合,的确没有太多机会能短时间密集接触如此多的医药公司高管和企业决策者。“2015年1月份,我当时还是Padlock Therapeutics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的免疫药物开发平台和管线吸引了众多药企BD,如今肿瘤和免疫领域十分火爆,联合开发和靶点布局依旧引人关注,当时总共接洽了19家企业,其中包括BMS;而在一年之后,BMS就收购了Padlock。”

近段时间,葛兰素史克50亿美元收购生物医药公司Tesaro、百时美施贵宝740亿美元收购新基(Celgene)、礼来80亿美元收购肿瘤公司Loxo,武田也正式宣布完成对罕见病制药巨头夏尔(Shire)的收购……围绕肿瘤和免疫领域,大宗交易不断发生,跨国药企竞相“攀比”着把钱撒出去,绝非出于慷慨,更不是拍脑袋冒进,而是已经看准了相关领域具备的光明未来。

现场声音:

听听大药企怎么说?

GIOVANNI CAFORIO

Bristol-Myers Squibb首席执行官

“关于BMS并购Celgene,业内非常关注。我们的思考是,通过这一合作,将使公司在肿瘤、血液、免疫炎症领域保持领先;产品线方面,BMS将拥有10个III期项目,6个短期即将上市的品种,以及一个极具潜力且十分广泛的早期产品管线,接下来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针对6个即将上市的品种做好准备。此外,Celgene的瑞复美(Revlimid)专利风险,业内似乎颇为担忧,其实应当看到,即使没有多发性骨髓瘤这一个重磅产品,双方合并之后的产品管线和资源共享,依然有助于最终打造一个更加强大的公司。”

ALBERT BOURLA

Pfizer首席执行官

“Lyrica市场独占期将在六个月之后到期,这一事件虽然备受业内关注,但辉瑞也在加紧创新药领域的发展,尤其是肿瘤领域,在Lyrica之后,辉瑞将迎来相当长时间的“无专利悬崖未来”(cliff-free future);此外,目前辉瑞的财务状况非常良好,具备完成大规模并购交易的基础。”

EMMA WALMSLEY

GSK首席执行官

“从2018年开始,GSK已经重新将肿瘤领域设定为公司发展的首要战略方向,在这一思路指引下,上个月斥资50亿美元收购Tesaro的交易就不难理解了。通过这笔交易,GSK将获得一种极具前景的PARP抑制剂Zejula,以及针对PD-1、TIM-3和LAG-3靶标的肿瘤管线抗体品种。虽然业内对GSK现在才做PD-1产品布局似乎有所顾虑,但我们认为,从联合疗法的开发来看依然具备潜力。”

VAS NARASIMHAN

Novartis首席执行官

“诺华此前一定程度上受到CAR-T产品的生产制造问题困扰,但现在正在积极应对调整,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高效和优质的细胞和基因治疗平台,从而不仅能够顺利的生产Kymriah产品,而且能够给更多的疾病提供全面的治疗方案;在基因治疗方面,诺华此前以87亿美元收购了AveXis,并与Spark Therapeutics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展开合作。目前,诺华正在通过各种多元化的合作提升Kymriah高质量供应,并探索多种形式的‘创新’交易。”

KENENTH FRAZIER

Merck首席执行官

“相对而言,近期默克还没有进行大宗并购交易,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考虑过大规模收购。目前,默克主要的业务增长核心围绕PD-1重磅药物Keytruda展开布局,并且通过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卫材(Eisai)的合作,进一步巩固了肿瘤领域的合作创新优势。整体而言,全球优质医药资产估值下行,我们期待围绕核心产品线创造更多可能。”

MICHEL VOUNATSOS

Biogen首席执行官

“脊髓性肌萎缩症(SMA)药物Spinraza在过去12个月的创造了16亿美元销售额,并在30个国家获得了医保支付资格,但临床需求远远未被满足,未来期待更多SMA领域的治疗方法和药物,打破细分领域的沉寂。”

LEN SCHLEIFER

Regeneron首席执行官

“2018年眼科重磅Eylea销售额达到40.7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10%,随着人口老龄化和糖尿病的日益流行,年龄相关性湿性黄斑变性(wAMD)和糖尿病性黄斑水肿(DME)适应症应用将进一步扩大,临床需求将更趋旺盛;2018年9月刚刚获批的PD-1药物Libtayo,用于转移性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或局部晚期 CSCC 治疗,虽然业内质疑我们起步较晚,但对于晚期CSCC而言,该药是唯一的适应症产品,我们坚信将在CSCC治疗领域厚积薄发,下一步将围绕肺癌进行开发布局,力求成为这一大病种市场的有力竞争者。”

IO创新如火如荼

各大药企纷纷押宝

事实上,免疫学药物的研发是整个生物制药领域最重要的部分。截至目前,除了诸如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克罗恩病等和免疫直接相关疾病之外,肿瘤、神经、血管、代谢等众多领域,越来越多的疾病在基础研究的科学突破中被发现和免疫机制相关。科学体系日趋成熟,很多疾病被认为可以通过免疫治疗手段达到治疗目的。

正因如此,众多生物技术公司和制药企业看到这一领域的巨大潜力,为了保持可持续性的创新活力和发展承诺,借助开放式合作和大宗并购交易,布局转化平台,扩张产品管线。

礼来收购Loxo印证了这一点。在Loxo的研发管线中,包括一系列颇具市场潜力的药物:口服RET抑制剂LOXO-292,已被美国食药监局授予针对3种适应症的突破性疗法资格,RET基因融合和突变发生在多种肿瘤类型中,包括肺癌、甲状腺癌以及其他一些肿瘤类型中;LOXO-305是口服BTK抑制剂,目前处于I/II期阶段;TRK抑制剂LOXO-195由LOXO和拜耳共同开发,用于对TRK抑制剂获得性耐药的患者。

在此之前,BMS740亿美元“天价”收购Celgene,同样旨在加强肿瘤、免疫领域的研发潜力。Celgene旗下明星产品来那度胺胶囊(Revlimid)2017年全球销售额接近82亿美元,该产品也是多发性骨髓瘤的一线用药;2016年,Celgene以6亿美元收购瑞士EngMab,吸引了业界对多发性骨髓瘤的新药的广泛关注;2017年,Celgene支付3300万美元与Dragonfly合作,携手开发NK细胞疗法;2018年,新基斥资90亿美元高价收购Juno Therapeutics;就在JPM大会同期,Celgene正式敲定参股以色列免疫疗法公司Biond Biologics的B轮投资,这家公司创始团队此前创立的生物科技公司 cCAM Biotherapeutics,曾被默沙东在2015年收购。

除了上述备受关注的两宗重大交易,为了在肿瘤免疫生物技术创新时代不会掉队,各大药企围绕IO领域的布局均处在进行时。

赛诺菲与Regeneron极为牢固的合作关系,似乎正在迎来变数。双方于2015年签订免疫肿瘤学合作协议,原定于2020年中期结束,而就在近日,双方宣布针对此前的合作协议进行修订。修订后的协议允许Regeneron保留该公司其他免疫肿瘤学发现和开发项目的所有权利,并为赛诺菲提供了更强的灵活性,独立推进其早期免疫肿瘤学管线;此外,围绕BCMAxCD3和MUC16xCD3两个双特异性抗体项目,双方将开展进一步合作,正在进行的PD-1肿瘤免疫疗法Libtayo的开发和商业化合作不受修订后的发现和开发协议的影响。

阿斯利康(AstraZeneca)日前宣布,去年9月,公司从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私立癌症治疗机构——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挖到了该中心首席医疗官José Baselga,这被视为AZ强化自身在肿瘤学领域研发创新的重要举措。

消失在大众视野多年的富士(FUJIFILM)其实并未放弃产业转型,如今,该公司也计划投资约9000万美元,扩大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生物药CDMO生产设施,从而更紧密地满足和支持客户需求。


药事纵横推文广告.jpg

收藏

分享:

全部评论 ( 0 )

发评论